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九龙天棺_ 第八章 庄周梦蝶-

时间:2021-04-14 17: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雨沐石小说九龙天棺 第八章 庄周梦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天夜里,我感觉自己睡得很不踏实,一直迷迷糊糊,时睡时醒。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那个地下实验室,正依靠着门坐着。



    我被吓了一跳,我不是已经回到酒店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我梦游了?我看了看手里,竟然还有一只小手电。



    门外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还有没有人啊!没有锁门了啊!”然后就是咔哒一声,我感觉到门外的灯灭了。一连串脚步声走上了楼梯,慢慢消失了。



    我一下子就懵了,这是门卫大爷的声音。那到底现在是梦境,还是刚才我和二叔的经历是梦境?



    难道我刚刚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依靠在门上睡着了,所以梦到了和二叔的那一段遭遇。



    我有些疑惑的站起身来,用手电扫视着实验室里面的情况,我迫不及待的先用手电去照那排展示柜的上方,我记得在我刚才的那段记忆里,二叔就是躲藏在这里。可是我用手电光照过去的时候,上面空空如也。



    我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刚刚也许真的是个梦,我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自己刚刚竟然会睡着了,还做了那样一个奇怪的梦,同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心里又有一些小失落。



    我倒退两步,下意识的转身去看那排实验台,而这一看我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因为我竟然真的看到有一个实验台是突兀的放在一边的。



    我跑过去,照了照台面上,一行模糊的数字还在那里。



    我顾不上看清那些数字,急忙把实验台移到一边,照了照地面上积存的一层厚厚的尘土。我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水,水也在。



    我双手颤抖的拧开瓶盖,把水倒向地面。我此时内心的感受,是有些崩溃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要这样做。



    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这一切都是似曾相识。



    我在觉得自己在重复着一个过程,但是我却不知道哪个过程才是我真实经历的。



    我看着地面上的水,慢慢的渗入地下,勾勒出一个方形的痕迹。



    丝毫都不用考虑,我径直的走向了一个展示柜的后面,伸手取出撬杠。



    我就像一个知道试卷答案的考生,所有的问题我都可以不假思索的写出答案,但是这个的过程却是如此的诡异。



    我疯狂粗暴的撬开那个入口,在慢慢把厚重的洞口盖翻到一边的时候,不用看我就已经知道了,洞口里面的情况,这下面有一个人字梯。



    糟了!忽然间,我想了起来,如果这下面也有一只人手肉蛹,可是我没有韭菜啊!



    我转念又一想,虽说这里和我前面的记忆是如此相似,可是也有不同之处,那就是:这里没有二叔啊。难道刚刚记忆里和二叔有关的设定,在这里是不出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



    我站在洞口边上,但是我手里的手电是关闭的,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往里面照。既然我已经知道了结局,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必要继续进行下去。



    而且,如果下面真的有人手肉蛹,我是不是应该关上洞口马上离开,明天买二斤韭菜,再返回来。



    尽管我心里这样想着,我还是打开手电,向洞口里面照了过去。



    那一瞬间,我吓得大喊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因为我看到在洞口里面的那个人字梯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正坐在人字梯的最上面,直勾勾的看着我。这个人的头发胡子都很长,杂乱的披散在脸上,我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相貌。



    我坐在地上,急忙手脚并用的向后爬了几步。然后把手点照向前方,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洞口。



    这是梦吗?为什么感觉上都是那么真实?到底哪个才是梦境?我多么希望刚才跟二叔的经历才是真实的!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分辨到底哪个是梦境了,因为我看着一只手慢慢的从那个洞口里伸了出来,这个场景让我的后背一凉,我竟然不由得想起了韭菜。



    紧接着,那个人一点一点的从洞口里爬了出来,直挺挺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你是谁?”



    一个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从那个人的嘴里发出来,“你来到我这里,却要问我是谁?”



    你的地方?听到他这样说,我马上意识到了,我开口说道:“你,你是黄山?”



    这个有些吃惊,“哦?黄山?你认错人了,我姓岳!”这个人冷笑了一声,“你为什么坐在地上?怎么,你很怕我吗?”



    我一下感觉面子上有些难堪,我不由暗骂一句:男子汉大丈夫,宁可被打死,也不能被吓死!



    我马上从地上跳了起来,“谁怕你了!我告诉你,黄山,你想不承认吗?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对来不看岳。黄山,改姓岳,倒是很贴切。岳老师?你就是黄山!”



    那个人依旧冷笑一声,“仅仅靠这一句,你就觉得我是黄山,可笑!”



    我此时已经忘了恐惧,上前一步说道:“不仅仅如此,河北省某科研所地质勘探研究员。对吧?”



    我说出这些的时候,这个人突然间沉默了。



    我知道自己已经揭穿了他,我笑了笑说道:“当然,还有,祁,连,山!”



    当我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看到他藏在杂乱头发后面的眼神变了,一股疯狂和杀意陡然间弥漫了双眼。



    眨眼间,他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跟前,狠狠的瞪着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要杀了你!”



    感受到他冰冷的杀意,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就在我觉得有些腿软的时候,突然间,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有些臭,还有些清香的味道。



    一瞬间,我想通了,明白了,我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个人有些惊异,“死到临头了你笑什么?”



    此时我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因为你才是梦境!你在我的梦里!你想杀我?”说着,我一把把他推开。



    那人楞了一下,竟然也笑了,“竟然被你发现了,不错!”说着竟然拍了拍手。



    然后他一边拍手,一边向地上的洞口走去,“希望你能走到最后,真正的最后!不过也许你会回来,回到下面,我会在下面等着你!哈哈!”慢慢的,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洞口,但是那啪啪的拍手声,依旧响个不停,我被这个声音吵得难受,突然间我惊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就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我的内心忽然一阵轻松,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股臭韭菜加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而这个时候,我竟然觉得这个味道还不错。



    我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一下,这才注意到啪啪的拍门的声音,正响个不停,有人在敲门。



    我站起身,披上睡袍。从门上的猫眼向外看了看,就看到二叔正背着个包站在门前。



    我伸手打开房门,二叔一步就迈了进来,嘴里啧啧的赞叹着,“我说你小子真够败家的,不过这个地方真是不错,门口大厅真是气派,服务员个个都那么漂亮!”说着,二叔随手把包扔在地上,“嚯!这么大的观景窗!全海景啊!”



    我睡眼惺忪的揉了头眼睛,“二叔您慢慢参观啊!我再睡会儿!”



    二叔此时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窗外的大海,也没有回答我。



    我再次倒在床上,却忽然间睡意全无。我坐起身子,看着在窗前出神的二叔。脑子里却是刚才的梦。



    我忽然间想起了庄周梦蝶的故事,到底刚才是真实的,还是现在是真实的?是我刚才在酒店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再回地下实验室的梦?还是此时我仍旧身在地下实验室,而做了一个住酒店的梦?



    二叔转过头来,看着我正愣愣的看着他,就有些奇怪,“你小子看啥呢?是不是这段时间没看见二叔了,打算请二叔喝顿酒啊!”



    我皱了皱眉,“二叔,你是真实的,还是我在做梦啊?”



    二叔上前一步,伸手就给我了一个脑蹦。二叔手劲很大,这一下差点疼的我眼泪流下来,不过这一下,也让我确定了二叔的真实。



    “我看你小子是睡觉睡傻了,赶紧起来!咱们吃饭去!”二叔说着伸手从旁边的椅子把裤子扔给了我。



    我很不情愿的穿衣起床,洗漱完毕。刚要跟二叔出门,我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于是就把昨天晚上从黄山实验室地下带出来的骨头碎片,用快递寄给我的一个同学。他现在在省博物馆工作,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帮我找一个古生物学方面的专家,帮我鉴定一下这个碎片,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



    办完这些,我跟二叔来到了酒店一楼的法式餐厅吃饭。虽然已经到了中午的饭点,但是餐厅里仍旧人不多。我们找了一个安静角落的位置坐下。



    二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酒壶。这个酒壶我熟悉,二叔爱喝酒,一日三餐除了早饭,每顿都离不开白酒,所以这酒壶也是从不离身。



    二叔给自己倒了半杯,开口问道:“你那个同学,真能把那块骨头碎片,给弄个明白?”



    “不一定,反正也没别的线索,死马当活马医吧。”我切了块牛排塞进嘴里,“二叔,您老见多识广,有什么见解没有?”



    二叔点了点头,“我昨天回去之后,想了很久,还真想到一件也许跟这件事相关的历史事件。”



    我一听立马来了兴趣,连忙问:“什么事件?”



    二叔一字一顿的说道:“徐福东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