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帝御仙魔_ 第二十六章 下半身与下半句-

时间:2021-04-07 19: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我是蓬蒿人小说帝御仙魔 第二十六章 下半身与下半句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吃早饭的场面热火朝天,李晔毕竟有地球时代的美食手艺,做出来的饭菜美味可口,可不是随便一个好厨子就能比拟。



    圣姬妆扮的李茂贞已经吃的浑然忘我,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就差埋在饭碗了,从始至终就没抬起来。相应的鼓鼓的腮帮也没瘪下去过,筷子在桌上纵横捭阖,快得只见残影,盘中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李晔生怕她把自己噎死,不得已,只得亲手给她盛汤。李茂贞也不客气,吞咽几口饭菜就喝一大口汤,吃得那叫一个气势磅礴酣畅淋漓,完全暴露了自己的豪放霸气本质,白瞎了圣姬的妆扮。



    “不错,不错,值得表扬。”被李晔盛汤又盛饭照顾的很周到的李茂贞,在难得的战斗间隙对李晔竖起大拇指,旋即就迫不及待夺过李晔手中的饭碗,“太值得欣赏了,你这厨艺跟你的修为和智慧一样强悍!”



    这番话说得心服口服,她是第一次见识李晔的厨艺,现在幸福的快要不知道自己是谁。



    李晔对李茂贞的风卷残云并无意见,作为一个厨子,当然希望自己做出来的饭菜被众人大吃特吃。



    只是不知为何,看到李茂贞专心致志对付饭菜的神情,李晔就不由得想起,那个抱着半块蒸饼蜷缩在破庙角落,拼命吞咽的少女身影。忽然间,他就觉得李茂贞狼吞虎咽的侧脸很可怜,很弱小,很需要关爱。



    李茂贞出身平民,李晔是知道的。



    往上追溯二三十年,大唐境内实在谈不上太平,藩镇跋扈,乱兵四起,盗匪横行,失去家园的流民到处都是。这样的环境当然不利于平民生存。



    加入藩镇军,当兵吃粮,无疑是许多流民梦寐以求的生存状态。在那样的环境下,从小就挣扎在饥寒交迫、生死威胁中的少女,被迫女扮男装加入军队,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在军中成为修士,于莫名其妙发生的战斗中表现优异,再被调入神策军,李茂贞就这样一步步走来了。



    从李茂贞恨不得将圆桌上所有菜盘,都抱入怀中一盘盘消灭的架势,李晔就不难联想她年少时活得多么辛苦,多么费力。



    说起来,李晔在地球上的时候,也是出身农民家庭,后来走入霓虹如龙的都市,沉浮于繁华与艰难的生活,也是备尝生活艰辛。



    抛却偶然成为修士不谈,李晔这一刻忽然就懂了李茂贞。



    很懂的那种。



    望着跟大少司命争抢美食的李茂贞,李晔已经很久没有夹菜,眼中渐渐就有了笑容。



    没有距离的笑容。



    地球上的人总是喜欢说,抓住一个人就得先抓住他的胃。说这句话的人很少知道,其实做了美食的人,在看到吃自己饭的人沉迷、疯狂的像个孩子时,自己的心也会被揪住。



    揪,这个词很准确。



    那是一种爱怜的,希望长久照顾对方的感觉。



    一顿饭吃完,李茂贞放下碗筷,露出一副舒爽到可以立即去死的神情。大少司命则是一脸不忿。李晔亲自下厨很难得,往先每回有这种机会,她们都能很好的享受一番,今天可倒好,被圣姬一个人就吃了大半。



    见用眼神仇视李茂贞不顶用,大少司命就齐齐把委屈、求助的目光投降李晔,意思是你看看她......撒娇的意味很明显。



    这两姐妹在外人看来,永远是一副欲要羽化登仙的飘逸模样,但那其实都是给旁人看的,在李晔面前,她们的表情可是丰富、接地气得很。



    昨晚跟李晔喝酒的岐王不见了,许久不见的幻音坊圣姬出现了,大少司命对此的感觉,远不及美味饭菜没享受到点的幽怨。



    李晔对此只能视而不见,他可不想再接着做一顿午餐,那样的话就真成了职业厨子。



    吃完早饭,李茂贞躺在矮塌上,两只手覆着隆起的小腹哼哼唧唧,应该是撑得厉害。看她的样子,是不打算遛食就接着睡觉。李晔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把她拽起来就去后花园闲逛。



    闲逛其实并不必要,都是大修士,随便用点法门,就不存在积食这种问题。



    所以没过多久,李晔就跟李茂贞选了一处风景不错的亭台,相对而坐开始对弈。按照李茂贞的说法,她不能在中原战场上战胜李晔,唯有在棋盘上杀李晔一个片甲不留,借此找回些颜面。



    这当然是徒劳的,李晔有两世棋艺傍身,李茂贞这个半吊子哪里是他的对手。



    下几盘就输几盘,而且对局结束的还很快,李茂贞脸色渐渐难看,到后来咬牙切齿,霓裳羽依也不能再给她风度,头上的凤钗也没了端庄之气,肩披早就不知道给扔哪里去了。



    “这局不算,再来!”



    在即将被李晔屠大龙的时候,李茂贞双手在棋盘上乱舞一气,将绝大部分棋子弄乱。



    李晔丢掉手中棋子,无奈道:“这已经是第五盘了,也是你毁掉棋局的第三盘。”



    李茂贞扭着脖子哼了一声,理直气壮:“谁有你这么阴险,每一步都是算计,鬼才下得过你!这局不算,再来一局!”



    “好好的棋艺,光明正大的布局,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阴谋。”李晔摇头,“也罢,这棋不下也罢。不如我们去投壶?”



    李茂贞眼前一亮,“投壶?好啊!”



    看她雀跃的模样,就差拍手称快,这小女人的举止,哪还有半分圣姬的端庄与高高在上?不用说,下棋早就把她下闷了,若非倔强的不甘示弱,只怕早就提议换一种游戏。



    见李茂贞兴致如此高昂,李晔也不是一根木头,自然知道放水的道理。



    于是乎,在院中投壶的较量中,李晔不出意外的败下阵来。这引得李茂贞很是得意,将他好生嘲讽了一番,骄傲的就像是一只公鸡,圣姬的架势顿时满血复活。



    李晔发现自己错了,李茂贞这娘们儿就是个给台阶就下,给阶梯就上的家伙,要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苦心,从而变得温顺体贴善解人意,那就是个笑话。



    郁闷的李晔,熄灭了跟李茂贞继续游戏的心思,打算去城外看看风景。



    河西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这时代远没有李晔离开地球时那般的荒凉,林木葱茏,草场丰茂,河水潺潺,若不是他才情不济,少不得也要吟诗作赋一番。



    这两天青衣衙门、幻音坊、十万大军正在岷州周边加紧攻城掠地。



    月神教主力已经退往北部鄯州等地,南方并无大修士坐镇,但宗教总是让人盲目的狂热,当激情取代理智,信徒就不会顾惜自己的生命,也不会在意他人的死活。所以各地的战斗依然是吐火如荼。



    不过在众多修士高手,和无数兵家弟子的摧毁下,这种抵抗注定徒劳。



    ——上官倾城麾下虽然只有十万兵马,兵家弟子却多不胜数,战将境界的将领比比皆是。就算是攻克一个县邑的兵力,也是数名兵家战将共同上阵。在这样的情况下,月神教的信徒再狂热也没有用处,只会死得更快。



    李晔出城观赏风景的时候,李茂贞自动跟了出来。



    不仅如此,她还蛮横的想要将尽忠职守的大少司命赶走,这引发了双方的火爆对峙,要不是李晔及时制止,双方很可能就要打起来。



    只看李茂贞一脸认真决不放弃的模样,李晔就知道,投壶放水的事其实对方心里早就有数了,要不然也不会腆着脸跟着出来。



    挥手让大少司命退后,李晔带着李茂贞好生游玩了半日。



    这半日是珍贵的,毕竟两人从未一起游山玩水过。



    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念头,李晔忽然觉得有些亏待李茂贞,很是对她不住。



    当初击败高骈后,李茂贞手握百万雄师,主力汇聚于淮北一线,还有诸多兵家弟子,完全有能力跟李晔一战。就算不能取胜,牺牲一部分部曲,率领精锐嫡系退守关中,据守潼关,让李晔进取关中的步伐大为受挫,还是有可能的。



    这就更不用说,李俨还在李茂贞手里,她能借此给李晔造成许多麻烦。



    然而那时候,李茂贞降得很干脆,很果断,半分也不拖泥带水,条件也是降低到了极点。



    无论李茂贞本性如何大大咧咧,如何不喜欢不适合阴谋算计,这其实都是一份天大的情。尤其是进入河西之役后,李晔知晓了月神教的大业步骤,心里对李茂贞就更是......有情有义。



    大约也只有这四个字,能够形容李晔的心境。



    是以这半日中,除了欣赏风景,李晔也猎了许多野味,烧烤好后跟李茂贞分而食之。



    吃野味的过程中,李茂贞几度满足的几乎想要呻吟。、



    每当看到李茂贞简单纯粹的表情,李晔就觉得有一束阳关洒落在眼前。



    这是很由心的感觉。



    这娘们儿虽然不会说肉麻的话,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行为举止却是每每都让人觉得舒坦。



    因为,那都是发自内心的啊。



    甜言蜜语不足为凭,海誓山盟不足取信,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心中有你真心对你,其实每时每刻你都能感觉得到。



    日暮时分,回到岷州,腹中饱饱的两人都没有再吃饭的心思。在李晔猎野味的时候,李茂贞嘴馋的一个劲儿让他多弄点,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两人到底吃了多少。



    天黑了,不用吃饭,当然就只能喝酒。



    这回两人没再蹲在飞檐上,而是坐在了屋里,温暖的房间除了几盏烛火,就只有影子相伴。



    李茂贞醉得比昨晚还快,只清空了不到五坛酒,就双手趴在桌子上,醉眼朦胧的看着李晔,眼睛一眨不眨:“你说,今天你怎么这么照顾我?不仅早上做了好吃的,还一整天都陪我玩闹,到了野外都唯恐野味不足以让我饱腹。三只兔子不够还去找了头野鹿,我蛮不讲理的让你再找熊掌,你竟然都弄回来了!你说,你想做什么?”



    圣姬的妆容就是比岐王衣裳要好看,别的不说,露出的大片白皙皮肤就要诱人得多。天鹅般的脖颈一览无余,秀美的香肩惹人爱怜,高耸的胸脯就更是巍峨壮观。



    尤其是喝酒后肌肤白里透红的成熟模样,足以让每个男人兴致勃勃。



    李晔也不知怎的,今晚酒兴也上来的特别快,昨晚李茂贞醉得都只能酣睡了,他还能清醒的看星星,今晚就不行了,五坛酒就让他双目赤红。



    “想做什么?”李晔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在李茂贞疑惑、讶异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到对方面前,不由分说,将对方拦腰抱起,径直朝床榻走去,“我大概是想要你。”



    李茂贞在李晔怀里懵了,一双丹凤眸瞪得老大,水汪汪的特别有风情,就是直愣愣的,反应出她大脑的一片空白。



    她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慌乱、无辜语气,支支吾吾道:“我......我们是兄弟,我,我......”



    李晔将李茂贞放在床榻上,俯身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制止了对方梦呓般的言语,凝视着她的双眼无比温柔道:“谁他娘的跟你是兄弟?”



    李茂贞:“......”



    李晔动作轻柔而麻利的解下李茂贞的霓裳羽翼,从始始终,爱怜的目光都没有离开对方白璧无瑕的面庞,郑重道:“我想当你的**伴侣,了解你从不示人的下半身。更想当你的精神伴侣,知晓你未曾开口的下半句。”



    听到这话,李茂贞水亮的双眼霎时烟雾迷离。



    然后她就感受到了一阵无法言说的钻心疼痛。



    她弓起腰身,一口就咬在了李晔**的肩膀上,入肉三分。



    旋即,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直透灵魂,她无力的坠落在床榻上,沉入了无边无际的梦幻中。



    ......



    窗外。



    大少司命一大一小两颗脑袋凑在一起,死命的盯着纸窗里透出的昏黄灯光,一脸紧张、期待又鄙夷的表情。



    “她怎么能叫得这么大声?天哪,她的声音怎么能这么高亢?”



    少司命空灵的声音里带着些不忿。



    “哼,你就别光顾着说人家了,你当初不也一样?”



    大司命的声音幽幽响起。



    少司命睁大了迷茫的双眼:“真的?我会有这么大声?”



    这话说完,她就脸红的如同苹果。



    大司命一副我置身之外,就能随意品评你们、嘲讽你们的神情,“呵呵,真是自家人不知自家事,丢死个人!”



    少司命羞恼之后,立马不乐意了,“现在岐王都让圣姬来侍寝了,你说我什么时候把你送出去?要不你自荐枕席?也免得你老是在窗外偷听!”



    大司命顿时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