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刀破魔天_ 第三百八十四节 魔树杀人-

时间:2021-01-13 23: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光头儿小说刀破魔天 第三百八十四节 魔树杀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子,该你了,还等人请吗!”

    四个西花岛的白衣修者,已经悄悄的围住了朗宇。

    “呵呵,不请我怎么上去?难道让我挑战你们西花岛么?”这句话声音不低,挑战台下半面的人都向这边看来。

    面皮白净,满脸含笑,二十几岁,修为倒是不低,已经达到了三阶圆满的程度,也算是一个天才了,再往胸前看,小牌牌上标着一个四位数——“6000”。

    呵呵,众人看看他,再看看台上,立刻恍然,很多人都笑了,为什么要指定他?彼此心照不宣。同样是必须上台,请与不请大有说道,结果不用细想也明白了。这个年青人十有八九要用晶石买命了,就算长了一个教训。

    常怀春,并不嚣张,向下抱了下拳,“这位道友,请吧。”

    条件终于满足了,朗宇一个纵身,跳了上去,离着常怀春不过两丈,也回抱了一下拳。“多谢。”

    什么?吓傻了吧。要得一万两千战力,摆明了就是生死之战,任你怎么想也不应该听到‘多谢’这两个字吧。

    出了一个怪胎,又有人从盘坐中站了起来,杀人没什么可看的,貌似出了点笑话。

    常怀春是当事人,看着朗宇很认真的表情,不知为什么,他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了。笑面虎居然眯起了眼,眼前的这个人一上台,忽然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为什么?就因为那笑容。他自己就擅长笑,所以对每一种不同的笑法,他有独到的见解,朗宇的谢意分明是真诚的。

    黑色的大殿里,盘坐着三个老者,其中一个面堂黝黑的居中老者眼角抖了一下,有人给他传音。

    “黑老鬼,你看台上的两人如何?”

    “半斤八两。”

    “错!你们的第十三洞有主了。”

    “哼哼!你是说西花岛的那个小辈?”半天后,黑老鬼似是仔细看了一眼殿前的挑战台后,回音道。

    “又错。是对面的那个年青人,”

    黑老鬼一皱眉,尊者的清高,让他很讨厌血坛的那个老不死,一口一个错。“哼哼!我黑塔的洞府谁来坐,岂是你可以妄测的。”

    对方那个信心满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黑老鬼,实不相瞒,老夫未来乱魔海之前,曾得一仙师指点,若论这观人之术,怕是要略胜一筹。此子成修罗,你我阻止不了。”

    “笑话,难道还用老夫出手么?他成不了!”

    “可敢一赌?”

    “你们血坛的手,伸的也太长了吧。”

    “嘿嘿,急什么,老夫也就是一时兴起,先通知你一下。”

    闲得无聊哇,整天看杀人也没什么意思。那个血坛的老不死这是找虐,黑塔挑战台上的胜负岂是他能左右得了的。真能被那老不死言中了吗?不可能的,只要他想,他可以任意控制战局的长短。黑老鬼稍一思索,回传道:“赌什么?”

    “此子一战的所得。”

    “好,我要仙果。”

    “没问题。”

    朗宇悲惨哪,浑然未觉中陷入了两大霸主的圈套。血坛贼心不死,要借刀杀人。

    挑战台上,本来还在怕朗宇一上台就立刻认输,打算不给他说话机会的常怀春,被朗宇的两个字给说沉默了。

    ‘我认输’变成了‘多谢。’那么他的词也就得变了。

    三息的时间,杀一个人都足够了,常怀春才说出一句话:“你以为能杀得了我?”他终于从朗宇的两个字中抠出了其中的含义。

    “呵呵,出手吧,是你请我上来的。记住我的名字——朗宇。”

    一句话,台下刚刚还肆无忌惮的大笑嘎然而止。西花岛的四个白衣人,互望了一下,程序有点不对呀,那小子上去后,不应该是这个台词呀。

    “出手吧,你是挑战者。”朗宇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废话不必多说,这十万战力是给谁凑的,已经没有悬念了。朗宇一直是按照自己的程序走的,杀尊者如捻豆,令人谈之色变的屠夫都落荒而逃,这个七千战力的常怀春根本算不上一盘菜,他只是不愿意主动杀人。

    修者也有一种气质,这个东西,你说不上来是什么,就是一种感觉,自从朗宇一上台,笑面虎忽然发现,眼前的青年似乎变了一个人,如果他笑,自己就无法笑得出来。未等伸手,他已经后悔了。那种感觉就是耗子见了猫,绵羊遇到了虎,眼前之人,身上自有一股瘆人毛,让他有一种面对妖兽的感觉。怎么在山下自己就没有发现呢?

    心里暗自的鼓励了一句“故弄玄虚。”抬手出剑,必须得打,自己没有退路,逃走也是一条死路,这挑战台可不是他家开的。

    剑光一闪,一剑七滴水,七水化针。同样的战技唯有能量不同,朗宇不象那个黄衣人,玄气根本没有消耗过,常怀春不能不尽全力。

    对方是雷玄气,自己是水玄气,还是有一定的克制作用的,死在这个战技下的修者可不在少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会如何破解?

    七针不容眨眼就到了对方面前,两个人的距离可是不远。然而却没有击中,朗宇的身形一阵飘乎,没有闪没有躲,而是直接退后了三丈,留下的残影还没有消失,在原地一根搂粗的巨木便化了出来,无枝无叶,却生机盎然。

    七根针无一落空的钉在了其上,而且透木而出。

    木,没有金之利,没有土之厚重,何以拦住锐利的七针,常怀春先是一惊,而后嘴角一勾,笑了。对方没有打出雷兽之类的战技,只是弄出个木头,哼!找死。

    “嗯?”笑面虎瞬间的表情丰富多彩。笑容刚一闪现又变成了疑惑,既而是一闭眼。水针失控了,竟与自己的神识失去了联系。

    而针并没有消失,众目睽睽之下迅速的自圆木的背面透出,把那浑若实体的巨木顶起七个大包,“噗噗”树包顶破,出来时却是七根树枝魔幻般伸出一丈来长,开条、散叶,盘盘旋旋,曲曲卷卷,霎那间,圆木被包裹了起来,成了一个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几十枝青藤,仿佛有生气,有灵性一般迅速地反卷向了常怀春。

    生字诀,也算是朗宇的自创之术,不过此法比之在死灵城堡已经大有改进。常怀春不值得他的修罗一斩,也可以说,尊者以下,朗宇可以随便玩儿,如此浓厚的水玄气不用可是白瞎了。

    水火想克是针尖对麦芒的那种,而水木相生,则是一种潜移默化了,于无声息中,毙敌于无形。

    奇观,天下奇观,台下惊掉了一地下巴。这种战技少见,唯有几个人大概看出了这是以敌杀敌之法,不住的摇头。

    这是异世的生克之术,他们不懂,虽然战技也是依此而来,然而,不到能创造法诀的层次,他们还无法理解。

    常怀春慌了,“噗噗噗”又是七针,打入藤团内就消失了,再七针,藤团又壮大了几分。他不敢打了,连连后退。一直到了挑战台的边缘,“啊!”的一声怪叫,退无可退的常怀春只有挥剑斩进了巨藤之中。

    藤团一包,就连台下的观者都呼的一下退了开去,一个三阶圆满,七千战力的战士,就这样消失了?连个像样的战斗都没有。这像个魔术哇,在大变活人。

    魔鬼!

    啊——?

    台下一片嘘声。

    一个低阶的战技,有如此大的威力么?那都是常怀春自己摧的。究其原因还是他的神识不足,否则,自己的玄气不会这么容易化掉,至少可以爆开。他没有左行的速度,手中也不是灵器。虽然木系战技他不是没斗过,可是这次却出了意外。

    朗宇一招手,没有爆开的玄气又收了回去。台边上留下一个沉默的尸体。

    确实太简单了点儿,朗宇自己都觉得有点过了。推了下鼻子,摇头一笑,走过去,摘下常怀春的胸牌贴在自己的胸牌上。

    十万,原来如此的容易。那么接下来的九场该去找谁呢?朗宇转脸望向了台下的四个白衣人。

    “四位,即是同来,不知你们是替他报仇,还是抱着他走?”朗宇蹲下身,和蔼的微笑。在场之人,他也就只能觉得这四人该杀。

    嚣张!无比的嚣张。

    台下一串串鄙视的目光看向了朗宇。巧杀了一个战士,就能这么狂了么!有人跃跃欲试。但他们也希望朗宇来请,而不是自己上。

    西花岛的四人有点傻愣,眼前的情景很不真实,所以朗宇问完了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一人挑四个,朗宇说的话,好像就是这个意思吧。有人在左右晃头寻找着答案,一挑四,可以,不算违规,如果你能,你可以直接挑战十人,一场决胜负,只要你胜了,对手全部成了尸体,那么你立刻就成修罗。这是一种最快的方式,只是目前为止,尚无一人是这样成功的。

    朗宇是要哗众取宠吗,当你回头看看他在乱魔海走过的路时,应该就不会怀疑了。独战铁煞帮的三尊不落下风,那是一点儿借力也没有,还把雷蛇放了出去。前往修罗殿的一路上又连灭两帮,对手也都是至少三阶的存在。杀常怀春是取巧吗,那是实力,所以眼前的四人在他的眼里就是四个萝卜、白菜,再多两位也一样请上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