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步步谋婚:盛娶世子妃_ 第467章 我给你报仇-

时间:2021-01-13 12: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冬九九小说步步谋婚:盛娶世子妃 第467章 我给你报仇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莫祥瑞没有遮掩,直接就说:“扬儿说,时家长辈现在就只剩下时夫人了。她是青雪的生身母亲,若是青雪大婚,她这个当母亲的只能留在时家,甚至连自己女儿的成婚都看不到,未免太伤人了一些。

    因此扬儿准备当日从时家接亲后,也把时夫人一同接过来,让时夫人坐上位,接受新人的叩首。

    虽然此法在此之前没有这样的情况,但是两家情况特殊,本王也觉得扬儿这个办法合适。”

    莫祥瑞完全没有读懂齐如月眼中的期盼。

    或者说在主母之位上他根本没有考虑过齐如月。

    自顾自地就把他的决定说了出来。

    齐如月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白了青,青了黑,那叫一个五彩斑斓。

    不过她到底有点脑子,在莫祥瑞察觉过来之前,齐如月硬是挤出一抹笑,赞道:“还是王爷和世子考虑周到。

    既然这事已经得到解决,那妾身就不打扰王爷了。”

    莫祥瑞根本没注意到齐如月反常,摆摆手就让对方离开了。

    齐如月款款往西厢走去,一进到自己房间,脸上那点笑容一垮,如同风雨欲来,阴沉沉的。

    可把前来伺候的丫鬟翠儿吓了一大跳。

    翠儿战战兢兢地看着齐如月,唯唯诺诺地问:“王、王妃,您要不要喝杯茶!”

    茶杯才刚端到齐如月面前,就被齐如月一把扫开,滚烫的茶水直接撒在了翠儿的身上,烫得翠儿脸都扭曲了,可她根本没敢去擦,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低垂着脑袋苦苦哀求,“王妃息怒,王妃息怒!”

    齐如月见翠儿一脸熊样,更加不爽,又一脚将人踹开,没好气地破口大骂:“没用的东西,连杯茶都端不稳,我要你何用,拖出去卖了算了!”

    丝毫没有想到是她出手把茶碗给掀了的。

    翠儿一听要把自己发卖了,吓得脸都白了,根本不敢辩解,只颤抖着抓住了齐如月的衣襟,求道:“是奴婢的错,求王妃息怒,千万不要把奴婢卖掉,奴婢愿做牛做马报答王妃,求您了,求您了……”

    齐如月把气狠狠地发泄在了翠儿身上,也并不是真心要把人给卖了,此时听到翠儿絮絮叨叨的声音,只觉得烦闷无比。

    “行了行了,这里不用你伺候,你给我滚下去。”

    翠儿可不知道齐如月心中所想,又担心对方真要把自己卖掉,又怕在这个节骨眼上触对方的霉头,一时间进退两难。

    齐如月看她磨叽更觉心烦,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别在这里碍我的眼,赶紧滚,不然我真的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一听是窑子,翠儿吓坏了,再不敢啰嗦半句,连滚带爬地出了房门。

    齐如月发了一阵脾气,却仍觉得不解气,看着桌面上摆放着的茶点,又想到过两天莫君扬成婚,她这个侧王妃估计就只能站在一旁看。

    跟个下人似的,她就气得头顶冒烟。

    咬牙切齿地骂:“哼!莫君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故意跟我做对的!”

    明明她才是瑞王府的侧王妃,就算主母的位置轮不到她来坐,那也应该空着就好,现在却要让给一个外人去坐,这不是要当众打她的脸吗?

    齐如月知道,莫君扬肯定是故意的!

    “我原本还想着你是王爷的嫡长子,怎么样也让你几分,只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就好了,没想到你竟然欺人太甚,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齐如月暗暗说道,心中盘算一番,对着外头唤:“翠儿,死哪去了,还不给我进来伺候!”

    且不说齐如月这边是怎么打算的。

    时青雪为了婚事忙得脚不沾地,而且眼看婚期将近,她也终于从别院搬回了时国公府。

    这里曾在了她许多美好的记忆,她也将从这里出嫁。

    剩下几天她其实也不用做太多事,主要还是迎客。

    她虽然性子傲,但胜在性子开朗,在京都贵族圈子里人缘不错,而且上门添妆的还都是些有分量的人物。

    比如宫里的二皇妃时宝静;

    比如兵部尚书的嫡女冷静;

    再比如,长公主莫玉真。

    自从前三皇子莫君久意外身亡后,莫玉真几乎在京都贵族圈子里销声匿迹了,很多活动都不参加了。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她莫玉真再如何低调,现在的良家和佘家都是莫君羽的新宠。

    家族显赫,官居要位,根本没人敢看轻莫玉真。

    算起来,这恐怕还是自莫君羽登基后,莫玉真第一次走出佘府。

    时青雪虽然猜到了莫玉真不会忘记她们的姐妹情谊,但是对方竟然亲自上门,这一点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数月不见,时青雪再次看到自己这个最好的闺蜜,看着对方瘦了不止一圈,整个人都憔悴下来,粉黛施脸,看起来雍容华贵,很有长公主的威严。

    可时青雪看了只觉得眼眶发热,几乎忍不住要落下泪来。

    她疾步迎了上去,看着面前的莫玉真,惊道:“玉真,你怎么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了?可是佘家让你受委屈了?”

    “哪里的话,你想多了。”莫玉真温婉一笑,命下人将她带来的礼物拿上来。

    她又对青雪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给你添妆加喜,还望你不要嫌弃。”

    一番话说得温情礼貌,客套周到。

    如果不是时青雪亲耳听到,她简直不敢相信这番话是由莫玉真说出来的。

    她没有去接礼品,傻愣愣地看了莫玉真半晌,猛地惊醒过来,她一把抓过莫玉真的手腕,也不管下人的惊呼和瞪眼,直接将人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她再次转头直面莫玉真,目光澄澈地望向对方,再次问道:“玉真,出什么事了?”

    莫玉真避开青雪的目光,口气淡淡地说:“没事,我是来给你添妆的,能有什么事,你想太多了!”

    时青雪捧起莫玉真的脸颊,逼对方看着自己,严肃地说:“我才没有想多。玉真,刚刚那番话才不是你会说的呢!你快告诉我,你出什么事了?

    是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给你报仇!”

    我给你报仇!

    最后五个字让莫玉真的神情一晃,跌进了回忆里。

    她忽然记起来自己是怎么跟时青雪相识相知的。

    那时候良婧娴还不是皇后,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公主,虽然在莫祥斌那儿挺得宠,但是宫里的事情,真有那个后妃拿她撒气,她也只能受了,根本不可能跑到莫祥斌面前诉苦。

    她那会儿可没有传闻中的泼辣刁蛮。

    甚至还有点胆小懦弱。

    某次,她刚因为做错点事被一个后妃教训甚至打了手心,却不敢回宫,只自己一个人偷偷躲着哭。

    莫玉真就是在那时候遇见犹如骄傲小孔雀的时青雪。

    时青雪的骄傲才是真正的与生俱来。

    哪怕她只是个臣子之女,但是她天资聪颖,长得又十分可爱,背后还有时国公府撑腰,别说贵族圈子里了,放眼整个后宫都没能敢把她怎们样。

    青雪在那时候看到了偷偷抹眼泪的莫玉真,二话不说就把小玉真拉了起来,拿出小手巾仔细替对方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然后也是像现在这样,捧着小玉真的脸蛋,板着脸严肃地问:“哭什么哭,女孩子流眼泪就不值钱了!不许哭,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报仇!”

    然后小青雪还真的带着小玉真偷偷把那个教训莫玉真的后妃给整了一顿,让对方敢怒不敢言,也再不敢对莫玉真怎么样了。

    那时的情景重现,莫玉真简直就要以为自己找到了倚靠,所有埋藏在心底的委屈无法抑制地涌了上来。

    她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说出来,都告诉时青雪,让时青雪替她报仇。

    但也只是‘几乎’。

    莫玉真最终什么也没说,深吸了口气,将泛上胸口的心痛又全都压了回去。

    还对青雪露出一个端庄得体的微笑,“你说什么呢!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你也不想想我现如今是什么身份,谁敢把我怎么样?”

    这话倒是说得合情合理。

    除非那人不要命了,不然怎么敢去招惹长公主莫玉真呢!

    时青雪也明白这一点,再仔细瞧瞧莫玉真,虽然身形消瘦,但是精神尚好,而且浑身上下也不像受伤的样子,这才放心了点。

    只是还不忘叮嘱:“总之你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哈!可不能自己一个人扛着,听到了吗?”

    “知道了!”

    莫玉真答得爽快,还故意用那种揶揄的口吻调笑道:“你现在可是当朝卓郡主,未来的瑞王世子妃,甚至是瑞王妃,贵不可言呢!将来我还要靠你罩着呢!”

    “说什么胡话呢!”时青雪哼了声,不爱听对方说这些有的没的,故意生气地说:“你若是再说这些见外的话,我以后可就不理你了!”

    莫玉真立即作揖求饶:“可不敢惹恼了咱们的世子妃,是我的错,我赔罪!”

    “你还说!”

    两个小姐妹闹作一团,亲亲热热地说着私密话,仿佛往日的隔阂都不在了一般。

    直到一个时辰后,门外下人来敲门。

    道:“长公主殿下,刚才太后娘娘派人来传话说,请您立即入宫一趟。”

    传话都传到了时国公府,这得是多急的事儿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